学校主页   微 博   微 信   青农在线客户端  RSS   标准字   视觉识别系统  
    首页 > 媒体    

青岛市科协网:社会科学研究必须接地气 为社会发展服务

2016-03-17 11:41:44  来源:青岛市科协   发稿排行榜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出2016年要重点做好“积极发展多种形式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完善对家庭农场、专业大户、农民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的扶持政策,鼓励农户依法自愿有偿流转承包地,开展土地股份合作、联合或土地托管。”在青岛农业大学,有这样一位教授,他早已潜心在农业新型经营主体领域开展多年研究,学术成果丰硕,尤其是他于去年年底提交的调研报告《粮食生产家庭农场优势开始凸显》,日前分别获得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山东省政协主席刘伟、副主席陈光的重要批示。该报告以多年来对山东省粮食生产家庭农场和农户进行的深入研究,认为我省家庭农场与快速发展的社会化服务相得益彰,在提高粮食生产的竞争力方面具有显著效果。有关批示都对报告给予高度评价。

在现代农业高度发展的时代形势下,社会科学研究人员该如何做出这样“接地气”的科研成果?记者近日采访了青岛农业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牟少岩教授。

视角:做真正接地气的研究

作为一所地方农业院校的社会科学专业研究人员,科研工作该如何选准角度、力求推广?牟少岩教授用三年时间,摸索出了一条颇有借鉴意义的科研之路。山东省政协副主席陈光的批示对牟少岩教授的报告给予高度评价,指出:“牟少岩院长的调研报告材料详实,数据准确,分析深刻,结论令人信服。实践证明,解决三农问题,增加农民收入,必须坚定不移地深化农村改革,而大力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办好粮食农场,是深化改革的重要举措,必须注重宣传和推广。请在今年的调研和界别活动中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时间回到2012年,牟少岩开始担任学校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院长。对他来说,这个转机很重要,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如何利用这个平台组织好校内外力量、支持好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如何选准方向走好自己今后的学术道路?牟少岩反复琢磨了很久。

“必须选准点,才能做出一些自己确实满意的东西,走一条适合的科研道路。

也就在这个时候,党和国家相继出台一系列政策大力发展现代农业,与“三农”相关的系列问题再次成为整个社会关注的热点。与此同时,一方面是新政策、好政策频繁推出,各地农业实践轰轰烈烈,另一方面则是不少人对政策的解读和理解各有不同。

“政策是上层建筑,是战略性的,不可能面面俱到,更多代表一种导向。而具体实施政策的是各个省市县政府,并最终落到乡镇政府和农业生产一线上来。在这种层层落实的传递过程中, 往往会存在认识的误区、执行上的偏差。同时由于各地实际情况复杂多样,因此,就可能弱化了政策落地的效果。”牟少岩说,长期以来对政策的持续关注,再加上自己早年曾有的两年多地方政府挂职经验,让他及时、敏感地找到了自己的主攻方向。“我坚定地认为,地方农业院校的社会科学专业教师应该做好政策从制定到落地之间的参谋沟通作用。要充分吃透政策,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政策执行的主体和政策对象到底是什么想法、应该如何贯彻落实在工作方案里。让他们能够不走弯路,按照中央指出的正确方向来发展现代农业。同时在这个‘上传下达’的过程中,充分走进农村、走近农业、了解农民,掌握政策在落地过程中可能出现什么偏差、甚至已经出现了什么偏差,从而以科学的方法进行研究、分析、总结,最终为政策制定者提供参考。”

事实上,早在2008年,十七届三中全会首次提出“家庭农场”概念时,牟少岩就在自己的授课和报告中加入了相关内容。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大力提倡发展“家庭农场”,此时“家庭农场”四个字成为社会热点,而牟少岩早已开始着手进行深度调研了。因此,2014年,他申报的课题《公平视阈下粮食生产家庭农场适度规模和补贴问题研究——以山东省为例》,顺利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立项。

谈起自己这次的“一出手,就成功”,牟少岩坦诚地说:“国家社科基金立项基本上一定要有前期积累的科研基础,我此前并没有相关基础。之所以能够顺利立项,一是得益于‘家庭农场’当时正是热点、受人关注;二是得益于作为一个新生事物,也几乎没有其他人做过相关研究,等于说大家都是从零开始;三则得益于我紧密结合实际的思考,相关内容已经在自己的报告会中多次使用。”

牟少岩告诉记者,与其他项目书中更多是一种对后期研究成果的展望和预测相比,他的这一份项目书可以说就是自己一年多的深入思考。换句话说,项目还没有立上,他就已经有了部分较为成熟的看法。

工作中,牟少岩在工作中也接触了大量的人文社科类课题,在他看来,有些目前还是没能走出“为论文而论文”的老路,这确实值得大家深思。

方法:“科研就是要努力走出去”

牟少岩坚持“科研就是要努力走出去”的基本方法,认为只有深入到实际中,才能真正为农民解决问题。

2013年,《大众日报》与青岛农业大学中国农村发展研究院合作开展了一项“强镇路径探析”活动。先后有全省40多个乡镇将各自的做法总结出来,刊登在《大众日报》上,而《大众日报》则邀请牟少岩教授对每一个乡镇的发展思路进行详细点评。这一活动持续了整整一年,牟少岩也利用这一机会,详细了解了各地镇域经济发展的现实情况、面临问题和解决思路。与此同时,他在山东各地举办了6场报告会,给地方政府领导和乡镇企业负责人讲政策、讲办法。

“报纸上点评过的乡镇,一般都经济发展很有特色,是非常宝贵的资源。有在点评时把握不准的或者有着某方面代表性的,我又专门跑了一趟,就是要把问题看准、看透。”这项工作持续了一年,当时觉得很辛苦,但事后牟少岩觉得很值,这为他后期的研究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资料。

“从政策制定到落地,这个过程就需要研究人员紧盯着发展现状,总结成功经验的同时,也随时发现问题,及时纠偏。”调研中,他对一些地方在城乡一体化的过程中盲目撤村并居、强迫农民上楼的做法深感忧虑,多次在相关座谈会和报告会上阐述自己的观点。

除此之外,他还关注着城乡一体化这个大题目之下的城镇化定位和路径、城镇化特色发展、村经济发展、镇域经济发展如何因地制宜发挥优势、村镇经济的主导产业如何做大做强、小城镇建设等相关问题,并形成了一系列理论研究成果。

“家庭农场”发展的过程中,有些地方出现了贪大的认识倾向,为了纠正这一偏差,2015年1月,牟少岩在《大众日报》上以《家庭农场不可“盲目求大”》为题发表文章,开宗明义地指出家庭农场作为我国“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的补充和完善,是实现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主要形式。“所谓‘适度’是指家庭农场规模要有一个合理的上下限。有了上限和下限的设定,才能使家庭农场的规模处在一个适度的空间。”

发展家庭农场必然涉及土地流转,有些地方就开始比拼土地流转的面积和速度,觉得流转越快越好。牟少岩在2015年12月召开的“强镇路径探析—山东(烟台)部分镇街科学发展研讨会”上明确提出,要对土地流转现状进行关注。“现在搞土地流转很火,很多地方往往注重加快推进,但忽略了平等自愿有偿,忽略了基本的经营制度就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变,一提到土地流转就想到规模经营,喜欢‘集中连片’”。牟少岩说,过分强调集中连片,肯定有农民不满意,土地流转的发展速度不能大于农民自愿空出土地的速度,否则就会出现问题。

而在此次获中央农办和省政协领导批示的报告中,他通过详细的调研和数据对比,得出结论认为,就山东目前情况而言,最为适宜的家庭农场规模在306-1000亩之间,能够实现效益的最大化。

服务:努力担起地方发展智库职责

当“家庭农场”成为全社会热议的一种新型经营主体,牟少岩教授却早早将关注点放在了“适度规模”上——家庭农场是不是越大越好、土地流转是不是越快越好,也正是通过广泛调研和深入研究,才得出了更为理性、冷静的结论。

该校党委书记李宝笃非常认同牟少岩教授所走的这一条科研之路。在他看来,“社会科学研究必须‘接地气’,为社会发展服务。”他认为,牟少岩教授选取的研究视角往往具有一种“冷思考”特征,能“冷眼旁观”热点问题,甚至有时敢于给“过热”的事物和观点“泼泼冷水”,从而做出更理性、科学的判断。

同时,李宝笃形象地将牟少岩教授的研究方法称为“软科学的硬方法”。所谓“硬方法”,就是突破以往软科学研究中过分注重文献分析的方法,而是让所有的结论都来自于大量的实践调研和分析。

这样的研究思路和方法,鲜明地体现出牟少岩的学术理念和价值追求。他始终认为,农民属于相对弱势群体,农民利益很容易被侵害,因此做好三农问题的研究,就要理解农民、尊重农民,更切实为农民办实事、保护农民利益不受损害。

近年来,牟少岩教授一直从事着有关中国三农的政策研究和实际问题研究。“为农业发展、农村建设、农民致富解决问题”,也就成为他日常思考的核心。他认为,发挥智库作用,引导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是社科类专业教师服务社会的一种高级形式。而智库也有一定的层次性。

“能够直接参与国家层面政策的制定,是高层次的智库,地方院校更重要的是为政策在地方的落地保驾护航。”牟少岩说,作为为政策保驾护航和引导地方经济健康发展层面的智库人员,应该吃透、吃准国家政策的真正含义,同时深入掌握政策执行者和政策对象的真实情况,并向政策的执行者讲明白、说清楚,同时结合实际情况,告诉他们应该怎样实施。只有这样才能起到政策推动者的作用。

(周维维)

    挑战编辑部   阅读:
分享给其他朋友:

     

相关新闻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快捷键 Ctrl+Enter)

返回首页   回首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    青农在线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