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主页   微 博   微 信   青农在线客户端  RSS   标准字   视觉识别系统  
    首页 > 人物 > 校友风采    

仇焕广:科研需要坚持和毅力

2016-06-30 18:19:29  来源:宣传部   发稿排行榜

仇焕广,1998年毕业于我校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农业产业技术体系经济岗位科学家,荷兰自由大学、英国伦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兼职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农业发展政策、农业资源与环境政策、农产品市场与贸易等。2012年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优秀青年基金”资助。2016年,荣膺教育部首批青年“长江学者”。

走进仇焕广办公室,不大的房间里,有4个2米多高的书橱,满满当当的全是书,橱柜顶上还放着几十本厚厚的合订起来的农村调研问卷。他说“搞科研就像跑步,需要坚持和毅力,要一直保持奔跑的状态”。

“莱农让我变得更踏实”

“去过几次当年住的宿舍,基本没变化。学校南门东边的大操场盖上了楼,郁郁葱葱的水杉林还在,不过操场中央的那棵大柳树没了;当年的班主任李树超老师现在是经管学院的院长了,牟少岩老师现在是研究生处的处长了,另一位老师加老乡王宝海教授现在是副院长。”虽然已经毕业18年,如今也身在近700公里外的北京,提起母校,仇焕广依然很熟悉,完全没有相隔已久的感觉。

“在莱农上学时,我们这帮学生和老师的关系很近,那时老师们也都很年轻,我们经常会到老师办公室或家里聊天;王宝海老师在我考研前还专门把办公室让给我用,让我在那自习……”仇焕广说起了很多往事,也依旧习惯称学校为莱农。

回忆母校时,仇焕广特别提到了学校严格的管理制度。“跑操、查宿舍大家都不喜欢,但是回头想想类似的管理方法还是挺有道理的,可以让大家养成一个好的习惯,不至于过得太散漫。”另外,如今身居喧嚣北京的他,很想念在莱农上学时安静、纯粹的生活,“没有太多外界干扰,大家学习、做事也不浮躁。”

他觉得,可能也正是因为上面提到的这些,让莱农学生养成了踏实的品质,走向工作岗位都很受认可。“那时候,在农科院、北农、南农等地方,提起莱农毕业生,大家都是要竖大拇指的。莱农的学生学习和科研都很踏实,从不抱怨。这也得益于在学校上学时磨练出的勤奋、踏实、肯干的品性。”

“没曾想过会搞科研”

2001年,从中国农科院硕士毕业后,仇焕广又到中科院读了4年博士。但是,那时候,仇焕广并没有想到今后要搞科研。只是,毕业那一年,仇焕广将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博士论文上,没太专心找工作。后来,临近毕业,他的博士导师找到他,劝说他留下来搞科研。“当时觉得中科院名头很响,能在中科院工作也很不错。虽然之前没想过要做科研,但是留下来后,我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就是35岁前成为正教授”。

从2005年博士毕业算起,11年的时间,没有想过要搞科研的他,如今已经成为农业经济研究领域的青年领军学者。十几年间,他主持了国际和国家课题15项,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其中在国际SCI/SSCI学术期刊发表论文24篇。出版中英文著作10部,包括英文著作3部。2014年、2015年,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美国科学院院刊(PNAS)》上发表2篇论文,均是研究“如何平衡粮食安全与水安全”问题。

说起这个研究的初衷,仇焕广介绍道,粮食安全和水安全是影响中国社会经济和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因素。然而,这两者之间却存在一定的矛盾,如何在保持较高粮食自给率的条件下,保障水资源和环境安全是一个重大问题。

他的研究表明:如果在一些水资源短缺、用水效率低的地方,如京津冀以及内蒙古,主动减少农业用水,虽然会导致我国总体粮食自给率会下降3个百分点左右,但能节约农业用水148亿立方米,相当于我国“南水北调”工程东中西线调水总量的30%。“我们有足够的数据可以证明,通过降低几个百分点的粮食自给率,可以节约数量可观的水资源。”

“类似的研究,很难说能对政府的决策产生多大的影响,因为中央的决策还要考虑方方面面的因素,但作为学者更重要的是通过自己的研究,为政策制定提供可靠的参考依据。”仇焕广经常向政府决策部门提交政策建议报告,其撰写的7篇政策报告得到国家领导人批示,2篇得到省部级领导批示,一些政策建议也被国务院出台的相关文件采用。

“一直跑,就不会太累”

仇焕广的科研道路,算得上比较顺利。2005年获得中科院博士学位后又去荷兰自由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用了7年时间,从中科院助理研究员成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期间还去英国伦敦大学访学2年。仇焕广评上教授时37岁,虽然比他当初预设的目标晚了两年,但在中国人民大学这个国内一流高校里算是非常年轻的了。

虽然文章发表在了国际顶尖学术期刊上,但是仇焕广在做这项研究时并没有觉得有多大困难。十几年间,他做了很多这方面的研究,论文中用到的最核心的经济学模型系统,他在荷兰读博士后时就在研究了,单是这一个模型系统就研究了有七、八年了。

“我在中科院的博导每天只睡4、5个小时。更让人佩服的是,他几十年都是这样。他是我科研路上一个很重要的榜样。一个科研工作者,一直保持这种状态,不会太累,许多事,也会水到渠成。”仇焕广的科研路之所以很平顺,除了踏实的科研态度,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如他的导师一样,他一直保持着紧张的研究状态,十几年如一日。

当被问到,有没有想过停下来放个长假时,他说:“评上教授之前曾想,评上教授之后是不是就可以停一停。但是,后来发现不行,我担心一旦放松下来,就可能难以恢复到以前的状态。”“我觉得做任何工作都是一样的,要想取得比别人多一份的成绩,就需要比别人付出多十分的努力。”

一次、两次的冲刺跑容易,一直跑、一直跑的坚持很难,仇焕广一直坚持着,他说“没想过自己会坚持多久。”

  编辑:孙广   挑战编辑部   阅读:
分享给其他朋友:

     

相关新闻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快捷键 Ctrl+Enter)

返回首页   回首页    关闭本页    返回顶部    青农在线客户端